极速快三注册_极速快三官网_极速快三

极速快三官网 > 偷香高手 > 第1688章 黯然**者唯情而已矣

极速快三:第1688章 黯然**者唯情而已矣

        “这个阮夫人倒是心思缜密,恭喜你又添一位得力助手。”在赶去蜀王府路上,任盈盈似笑非笑地说道。

        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行了吧,你现在明明担心令狐冲,还故作镇定来打趣我。”

        任盈盈急忙解释道:“我……”

        宋青书按住她的嘴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哪怕是养一只猫一只狗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更何况是和人?你也不要太焦虑,以为自己忘不了他,也不要因此而自责,这一切都是人之常情。”

        任盈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宋郎,此生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她并没有说假话,这世上换作其他任何男人都做不到这么从容大度,之前和令狐冲相处过一段时间会成为两人心中的一根刺,唯有宋青书不仅释然,反倒还会来安慰开解自己。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出来:“要是回到两年前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当时你可是恨不得杀了我。”

        被他勾起往事,任盈盈也有些忍俊不禁,红着脸娇嗔道:“谁让你那时候那么无赖~”

        且说慕容复、三情道士沈小龙、杨巨源一行约莫七十几人直接冲进了蜀王府,外围的守卫因为同行的、朱邦宁是守将关系,便未加阻拦放了他们进去。

        不过蜀王府的护卫体系并非只有他们二人,到了内层终究还是被另外守将给拦了下来:“何人档案擅闯蜀王宫?”

        这时候进士杨君玉直接上去拿出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历数了吴曦通敌叛国总共二十条罪状,特任命慕容复为安抚使前来平叛,表示只诛首恶,余者不究之类的话。

        那是守卫听完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不知道谁先带头,纷纷一哄而散。

        沈小龙等人吃惊更甚,他本以为到了这里少不得有一番苦战,可谁曾料到这些侍卫居然不战而降?难道是人人心中向着朝廷,不愿意被吴曦裹挟着叛国,如今一有机会个个就拨乱反正?

        不过此时他并没有闲工夫去研究这个问题,而是带着一群人往内宅中冲了进去。

        “你们要干什么?”外面喧闹成这样,吴曦终于听到动静走出了卧室,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不禁奇道。

        “你通敌叛国自立蜀王,我们这次一起来斩杀逆贼,纳命来!”慕容复声色俱厉地斥责起来,没等对方回话,便拔剑往吴曦身上要害刺了过去。

        吴曦张了张嘴,本来欲说什么,可见对方一出手便是杀招,他也不敢怠慢,急忙出剑迎了上去。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两人便过了七八招。

        一旁的杨巨源大呼:“逆贼武功高强,大家一起上,这是为国除害,没必要讲江湖规矩!”说完便挥刀冲了上去。

        一旁的军中勇士李贵,江湖义士来福等一大群人同时冲了过去。不过吴曦剑术的确无比高明,只见一团雪亮的剑花四处飘荡,紧接着不停地有人惨叫,要么挡在地上生死不知,要么捂着鲜血直流的手腕后退,要么捂着眼睛在痛苦翻滚哀嚎。

        几番接触下来,那些武功次一等的便被重创,纷纷退出了战场,最后只剩下慕容复、杨巨源、李贵、来福等四人在围攻吴曦。

        一旁的沈小龙暗暗皱眉,他总觉得今天的事情透着诡异,不管是本以为戒备森严的守卫一哄而散,还是刚刚吴曦欲言又止的表情,仿佛哪里不对劲。

        不过场中响起的惊呼惊醒了他,尽管是以多打少,可吴曦剑法实在太过高明,反倒渐渐占据了上风,慕容复倒是自保无虞,可杨巨源、李贵、来福身上已经多了几处伤口,若非几人武功不弱,躲过了要害,说不定刚刚已经躺在地上了。

        “沈兄为何还不出手?”杨巨源在场中惊呼,不过他刚一分神,身上又多了一个血洞,急忙打起精神专注防御。

        见吴曦招招狠辣致命,沈小龙觉得是自己想多了,急忙拔出长剑攻了过去。

        “缘来缘去缘如水,情聚情散情何归~”听到他口中吟诗,不管是杨巨源还是慕容复都心中骂娘,心想这他妈都到什么时候了,还这么骚包!

        不过沈小龙武功真不是盖的,剑法行云流水,一加入众人立马压力大减,到了后来基本上是慕容复主守,沈小龙主攻,杨巨源等其他几人在旁边伺机游斗。

        吴曦暗暗皱眉,这几人都是高手,特别是慕容复假传的斗转星移最擅长借力打力,稍不注意就会被他把自己长剑移偏;沈小龙的剑法一会儿如行云流水,一会儿如松间云雾,破绽极少,偶尔露出一两个破绽,也在其他几人掩护下一闪而逝,根本无法反击。

        边上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士兵,吴曦清楚再这样下去自己凶多吉少,可惜他虽然明白,却无力改变。

        正在这时,院子门口忽然传来两声呼声:“令狐大哥(令狐兄),我来助你!”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小尼姑,一苦行僧冲了过来。

        “他们是谁?”

        “他们口中的令狐大哥又是谁?”

        ……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吴曦的真实身份,两人就趁着这会儿大家失神的功夫,苦行僧亮出一把快刀刷刷生风,将杨巨源、李贵、来福给逼到一旁;小尼姑则挥着一柄长剑,直接架住了三情道士沈小龙,虽然看得出内力不足,但剑法严密无缺,一时间倒也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两人自然就是田伯光和仪琳了,其实论武功,杨巨源等三人没一个人在田伯光之下,他之所以能暂时以一敌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三人全都有伤在身,再加上见他快刀犀利,一时半会儿摸不清他的底细不敢托大,全都以首为主。

        至于仪琳这边,之所以能挡住沈小龙,是因为对方看到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尼姑,实在狠不下心来伤她。

        不过这样一来可苦了慕容复,原本是五打一,现在瞬间变成了他一个人和对方单挑,吴曦也打出了火气,招招不留情面,他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施展平日所学方能勉强自保,心中却把沈小龙骂了个半死。

        沈小龙也是骑虎难下,皱着眉头道:“小尼姑,你快让开,免得伤到你。”

        仪琳皱了皱鼻子,一本正经地答道:“老道士,你快让开,免得造孽佛祖责怪。”对面的沈小龙虽然身为将军,却一副道士打扮。

        “叛国逆贼,人人得而诛之,何罪之有?”沈小龙一头黑线,“再说了,平日里我拜的是三清四御,就算犯了错又和佛祖有什么关系?”其实他还想吐槽,自己哪里老了?

        仪琳一怔,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咦,也对哦……”

        沈小龙顿时哭笑不得,眼前这小尼姑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道士调戏尼姑,当真是活久见啊?”

        “胡说,明明是这个小尼姑调戏老道士。”

        “恐怕是道士动了凡心了。”

        “尼姑不该和和尚是一对儿么?”

        “那边那个苦行僧眼睛好像都红了,手里刀都耍得快了几分。”

        “秃驴,休要跟贫道抢师太!”

        “哈哈哈哈~”

        从来不乏好事之人,一旁看戏的不少人忍不住哄笑起来,听得沈小龙和仪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沈小龙知道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但还是决定找个机会打晕她,不过他还没有付诸行动,忽然一个黑影犹如大鹏展翅一般往仪琳后心一掌击去。

        对方离这边还有一丈远,可掀起的劲风已经让沈小龙有些呼吸困难,可见这一掌威力何等之大,就算是自己对上也要避其锋芒,更何况对面这个柔弱的小尼姑。

        他有心想救这个小尼姑,可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有突然出现的这人说起来是友非敌,自己若是插手难免会引起内讧……

        沈小龙犹豫的时候,另一边的吴曦却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不由大惊失色,急忙刷刷两招逼退慕容复,自己一个纵跃腾空而起往那神秘人背后刺去,这个时候跑去挡在仪琳身前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采取这种围魏救赵的策略。

        忽然那神秘人仿佛背后长眼睛了一般,直接往旁边一闪,然后一掌往吴曦侧边肋部击来,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仿佛早就算好的一样。

        吴曦哪料得到有这番变故,这时瞬间明白对方攻击仪琳是假,意图暗算自己才是真,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回剑,只能举掌相迎。

        只可惜他一身功夫八成都在剑法上,论掌法又岂是对方对手?只见那人倏地收掌,害得他一掌打到了空处,嘴角不禁溢出一丝鲜血,而神秘人则趁他气血翻腾旧力已消新力未生之际猛地一掌接一掌击在了他胸前。

        吴曦鲜血狂喷倒飞而回,神秘人却如跗骨之蛆一般不停地挨着他近身攻击,若非他成功回剑自守,恐怕会被对方一直拍到死。

        那神秘人仿佛是忌惮他的剑法,急忙一个纵跃后退了数丈,拉开了足够的安全距离。

        “哇……”吴曦半跪在地上,以剑撑地,几口鲜血狂喷而出,若非他前些日子学得《易筋经》,一缕真气护住心脉,恐怕刚才那一轮的打击他已经命丧当场了。

        “令狐大哥!”

        “令狐兄!”

        仪琳和田伯光见状大惊,急忙往他身边跑去,因为见首恶吴曦已经伤重垂危,担心他临死前的反击,杨巨源等人倒也不敢追击,任由两人回到了吴曦身边。

        吴曦却没功夫回应两人,而是恨恨地看着刚才那神秘人:“寒冰真气,大嵩阳掌……左冷禅你堂堂,却偷袭暗算小辈,未免也太过无耻!”他刚刚吐在地上的鲜血里此时已经形成了一颗颗冰粒,冒着丝丝的寒气。

        此时那神秘人物取下了脸上的面罩,果然正是五岳剑派的盟主左冷禅!

        只听得左冷禅冷哼一声:“对你这种卖国求荣的逆贼,人人得而诛之,这叫替天行道。”

        “你……”吴曦张口欲说什么,只可惜一口鲜血涌出,将他余下的话全堵了回去。

        “令狐大哥,你怎么了,快服用这颗白云熊胆丸。”仪琳花容失色,急忙从怀中瓷瓶里抖出几颗药丸,也没数到底几颗便往他嘴里送去?

        吴曦苦笑一声,如今他的伤势自己最清楚不过,可谓半截身子已经到了棺材里,恒山派的灵药虽然以疗伤出名,但也治不了必死之人。

        看到意中人此时的样子,仪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滑落,一向柔弱的她忍不住怒视着左冷禅:“左师伯,你这样做实在不像正派行径。”

        左冷禅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指责本座?”

        “我……”仪琳性子本来就软,遇到这种情况脸蛋儿涨得通红,却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左冷禅却得理不饶人:“天下人皆知吴曦通敌叛国,注定遗臭万年的人物,你们恒山派身为名门大派,不想着降妖除魔却来帮助这样的叛臣,难道这次吴曦的叛变也有你们恒山派参与么?”

        “不是的不是的,”仪琳急忙摆手,“这次我只是一个人过来,并不代表恒山派……不对,我是想说令狐……吴将军不是那样的人。”左冷禅素来强势,又身为五岳剑派盟主,仪琳一个小姑娘讲大道理哪里说得过他?很快便被带偏了。

        “既然不是恒山派授意,那说明是小尼姑你自甘堕落,”左冷禅斩钉截铁说道,仿佛在下断语一般,“同行的又是武林中臭名昭著的淫-贼田伯光,孤男寡女……当真是恬不知耻,自甘堕落!”

        这时场中众人纷纷望向她旁边那个苦行僧,一个个指指点点:

        “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田伯光啊?”

        “难怪刀那么快,田伯光就是以轻功和快刀出名的。”

        “他难道不是因为淫-贼出名的么?”

        “这个小尼姑看着文文静静的,居然一路上和田伯光同行,也不知道贞洁能不能保住。”

        “你傻了吧你,田伯光田伯光,不就是全剥光的意思么,这小尼姑外表清纯,私底下不知道有多骚呢。”

        “一路上和田伯光在一起不舍得分开,多半是被他的床-上功夫征服了吧。”

        ……

        听着周围的人一个个越说越下流,仪琳都快急哭了:“我没有……”只可惜她的声音很快便被群嘲给淹没,人们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也没人在意她说什么。

        “都给我闭嘴!”田伯光跳了出来大声呵斥道,“仪琳现在是我师父,我们是师徒关系,哪有里面想的那么龌龊?”说起来他拜仪琳为师还是因为令狐冲戏弄的缘故,一开始自然不忿,可到了后来他反而对这个身份甘之若饴。

        “师徒关系又怎么了,白天师父徒弟,晚上哥哥妹妹呗。”

        “前些年好像也有对师徒公然搞师徒恋,叫什么来着?”

        “古墓派的杨过和小龙女吧。”

        ……

        田伯光没想到自己的解释不仅没有用,反倒越描越黑,看到仪琳委屈得泪珠子一直地掉,他胸中一股热气上涌,不想他受到一点委屈。

        只见他跃上一个台阶,直接将裤子拉了下来:“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爷爷我如今已经是无根之人,哪里有你们想的那些龌龊!师父她冰清玉洁,又岂能被你们闲言碎语所玷污?”

        要知道宫刑对一个男人来说是无比的耻辱,平日里他最介意这一点,可如今看到心上人含冤莫名,特别是看到她泫然欲涕的模样,心中一热就什么也顾不了了。

        “天呐,他真的被人阉了。”

        “这就是他采花的报应啊。”

        “原来被阉了是这个样子的。”

        “看着真恶心。”

        ……

        没人在意他说什么,一群人只是对着他指指点点。

        左冷禅哼了一声:“伤风败俗,不知羞耻!”

        “老子和你拼了!”田伯光本来就处于快要羞耻崩溃的边缘,听到他这样说,瞬间被引爆了。

        提上裤子挥着刀便往左冷禅那边冲了过去,左冷禅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田伯光武功虽然不错,但也只是江湖二流而已,顶多和青城派的余沧海伯仲之间,而余沧海的武功比起左冷禅可差远了。

        两人刚交手数招,田伯光便狂吐鲜血倒飞而回,看得一旁的众人心中一凛:“嵩山派左盟主果然名不虚传。”

        其中以慕容复和沈小龙最为震动,毕竟两人都自诩武功不错,不过看到左冷禅的出手,心中却完全没底起来。

        “田兄,你这又是何苦!”吴曦缓过一点气来,对着刚好摔倒他身边的田伯光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惋惜他刚才自爆其短还是说他不该来救自己。

        仪琳急忙跑了过去:“田伯光,你怎么了?”

        看到她一脸关切之情,田伯光不由露出一丝笑容:“没事,死不了……”还没说完就浑身发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吴曦急忙提醒他:“小心他的寒冰真气,一定要将寒毒逼出来。”

        田伯光点点头,此时的他已经来不及说话,急忙开始运功疗伤。

        只可惜周围那些人又岂会给他们机会:“杀了叛国逆贼吴曦,杀了淫贼田伯光!”

        一群人挥动着武器往几人冲了过去,此时三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慕容复、沈小龙等人自重身份,并没有参与其中。

        看着挡在前面的仪琳那柔弱的身影,沈小龙心中有些不忍,不过如今一群人狂热无比,他也无能为力。

        眼看着她的身影即将被人群淹没,忽然一道无形的气波四散开来,冲过去的那群人被震得一个个倒退而回。

        “谁?”其他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左冷禅、慕容复、沈小龙这些场中高手却已经发现了目标,只见一道身影从半空中缓缓降落下来。

        ----

        5000字大章

        话说刚刚写着“仪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滑落”我一开始写成了“眼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滑落,写着写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回过去一看,妈的,差点变成鬼故事

  http://226215.com/reader/867/293851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621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