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三注册_极速快三官网_极速快三

极速快三网址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乱世之年(三)

极速快三注册:第三百五十三章 乱世之年(三)

        “黛儿姐会理解的,放心吧,夫君,黛儿姐与夫君你情深似海。”

        董杭又叹了口气,这跟着自己,本来是享福的,现在,都是在受苦。

        “有时候我在想啊,你们会不会觉得嫁了我委屈了你们,像我这个纨绔的子弟,不是应该呆在长安,和你们过好日子吗,可现在,过年了,都回不了家,就连儿子女儿出生,我都回不去,还要让你们跟着我在这前线受苦。”

        “夫君,如果你真是那种纨绔的公子,我们嫁了你,认命了,但是这心中啊,才会觉得委屈。因为我知道夫君是要平定天下的人。这样的公子,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英雄。而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算了,你也别安慰我了,确实是委屈你们了。”董杭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看到吴忧走了过来……

        “怎么样,曹静收拾好了没有。”

        “正收拾着呢,我说让你跟她们回去,你就是不肯,你说这大过年的,家家户户都大团圆呢。”

        “所以我就更不能回去了,我要回去了,你和谁团圆去。”吴忧说道。

        “这么说你还是舍不得我。”

        “少来,我只是同情你而已。”吴忧说了一句,便进了曹静的帐中,董杭还能听到她俩聊天的声音。

        董杭那是看着天叹气,真是回不去啊,这到了年关,不论身处于何时何地,只要回不去家的,总有那诸多的感慨,就如此时的董杭,可以说,他来到这里,已然适应了这里的家,还有他在后世之中从未得到的荣耀,以及那在黑暗之中,想着他要出征,辗转难眠的父相。

        所以有时候,我们只要留下了那最深的牵绊,便是生命之中,再无法解开的局。

        况且,他在这个时代,早已娶妻生子,若是看不到那最后的结局,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会甘心吧。

        董杭只感觉到有些寒冷,下意识的裹紧了外衣。因为他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

        “算了,你也别安慰我了,确实是委屈你们了。”董杭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看到吴忧走了过来……

        “怎么样,曹静收拾好了没有。”

        “正收拾着呢,我说让你跟她们回去,你就是不肯,你说这大过年的,家家户户都大团圆呢。”

        “所以我就更不能回去了,我要回去了,你和谁团圆去。”吴忧说道。

        “这么说你还是舍不得我。”

        “少来,我只是同情你而已。”吴忧说了一句,便进了曹静的帐中,董杭还能听到她俩聊天的声音。

        董杭那是看着天叹气,真是回不去啊,这到了年关,不论身处于何时何地,只要回不去家的,总有那诸多的感慨,就如此时的董杭,可以说,他来到这里,已然适应了这里的家,还有他在后世之中从未得到的荣耀,以及那在黑暗之中,想着他要出征,辗转难眠的父相。

        所以有时候,我们只要留下了那最深的牵绊,便是生命之中,再无法解开的局。

        况且,他在这个时代,早已娶妻生子,若是看不到那最后的结局,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会甘心吧。

        董杭只感觉到有些寒冷,下意识的裹紧了外衣。因为他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

        董杭挥了挥手,说道“兖豫二州,大家做好正常的防守,快过年了,大家放假几天吧,王艮,将这次有功之人报于朝廷。”

        “是,公子。”

        “好了,大家散了吧。”董杭说了一句,回家过年,有董白回去也就行了,而董白也是许久没回去了,自己在三个月前,还回去住了十多天呢。

        况且过完年,等兖豫二州稳定了以后,再回去也不迟啊,乱世之中,回家过不过年的,最主要的是,能让许多人都过好这个年,那才行。

        “董杭!”在几位军师出去以后,董白进来,一同进来的,还有魏延李暮庞德赵云董引几位将军。

        董杭转过了身!

        “你真不回去啊。”

        “你回去就行了,我要是回去了,你不就要呆在这里吗,豫州战乱刚结束,最起码要把这里的事安排妥当了,对吧。”董杭笑道,有多少人是在战乱之中想自立的,又有多少人各怀心思,还有那战败的袁术,要是他们现在撤军,说不定,袁术又敢打来。

        没有人坐镇怎么能行!

        “你还挺有良心的吗?”董白笑了一句。

        “切。”董杭撇撇嘴,你以为我是你啊。

        “对了,董引也跟着回去吧,过年了,你们回去好好的玩,然后过了这个年,再来接我的班,还有把那些西凉将军的儿子都带回去,这里留我们几个驻守就可以了。再绕到河东,告诉她们一声。”

        “这一点,你就放心吧,你说你把这么大的事交给我,我能不给你办吗?”董白笑道,这场战争,她真是那名符其实的女将军,这心情自然是好了。

        后堂,曹静和可儿也在收拾着东西,董杭昨夜就告诉她们,他这次不回去,但曹静也是自从跟着董杭来界亭以后,也没有回去过,再说了,只怕曹静也想她儿子了。

        她也回洛阳看看她的母亲,战乱年代,能够再团聚,都是上天的一种恩赐,又有多少人,再见或许永远也没有再见之时。

        就如曹昂,还有许多战死他乡的军士,流离失所的百姓,和亲人走散以后,到死都无再见之期。

        毕竟这年代的通信方式远没有后世年代发达,再加上千里迢迢,可望而不可及。

        所以生在这乱世的年代,相忘于江湖,谁又说不是一种悲哀。

        “你这次回去,把小李意也带回去,这里的条件毕竟没有长安好,也让他看看长安的繁华,还有你也看看,这见惯了前线的金戈铁马,也要感受感受这世间之静美。”董杭笑道,虽然曹静和可儿一定也不高兴。

        这过年,她回去,董杭却不回去,就算她和她儿子团聚了,那也还是少一个人啊。

        虽然,董杭就算回去,能分给她的时间也是极少,但那距离,也是长安到郿坞的距离。

        可是这一个年,她和她夫君的距离,那是千山万水,她的心里,又未尝不是在恐惧。

        那未知的结局,已深深的种在曹静的心里。

        “夫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这些不在意的,就算回到家,我除了去郿坞以外,都不怎么出门的。”曹静说道。

        “是啊,公子,夫人很少出门。”

        “你这样可不好,就算你不出去,你儿子总要去的吧。你说平儿也大了,可儿姐姐给他买和娘给他买,能一样吗!”董杭笑道。

        真是时代的不同,在后世,女朋友逛街那是叫也叫不回来,而这年代,都在家里呆着,真的,大家真不怎么出门。

        “那我尽量吧,夫君。”

        董杭点点头,你这总呆在家里胡思乱想的,心情能好了才怪,本来这一年,随着曹昂的战死,就给了曹静沉重的打击,你要再这么呆在家,那真是自己吓自己。

        嗯,自己吓自己的事还少吗?要知道有些事,那是越想越害怕。其实到最后,都是自己吓自己的事。

        “对了,到了河东的时候,代我向公台先生问好,再就是把芷若接回去,告诉黛儿,我对不起她,过年了,她都不能回去,还有卫子鱼……”

        董杭说着就叹了口气,黛儿握着驭风者,而卫子鱼又有镇守河东的责任在身。

        “黛儿姐会理解的,放心吧,夫君,黛儿姐与夫君你情深似海。”

        董杭又叹了口气,这跟着自己,本来是享福的,现在,都是在受苦。

        “有时候我在想啊,你们会不会觉得嫁了我委屈了你们,像我这个纨绔的子弟,不是应该呆在长安,和你们过好日子吗,可现在,过年了,都回不了家,就连儿子女儿出生,我都回不去,还要让你们跟着我在这前线受苦。”

        “夫君,如果你真是那种纨绔的公子,我们嫁了你,认命了,但是这心中啊,才会觉得委屈。因为我知道夫君是要平定天下的人。这样的公子,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英雄。而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黛儿姐会理解的,放心吧,夫君,黛儿姐与夫君你情深似海。”

        董杭又叹了口气,这跟着自己,本来是享福的,现在,都是在受苦。

        “有时候我在想啊,你们会不会觉得嫁了我委屈了你们,像我这个纨绔的子弟,不是应该呆在长安,和你们过好日子吗,可现在,过年了,都回不了家,就连儿子女儿出生,我都回不去,还要让你们跟着我在这前线受苦。”

        “夫君,如果你真是那种纨绔的公子,我们嫁了你,认命了,但是这心中啊,才会觉得委屈。因为我知道夫君是要平定天下的人。这样的公子,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英雄。而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算了,你也别安慰我了,确实是委屈你们了。”董杭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看到吴忧走了过来……

        “怎么样,曹静收拾好了没有。”

        “正收拾着呢,我说让你跟她们回去,你就是不肯,你说这大过年的,家家户户都大团圆呢。”

        “所以我就更不能回去了,我要回去了,你和谁团圆去。”吴忧说道。

        “这么说你还是舍不得我。”

        “少来,我只是同情你而已。”吴忧说了一句,便进了曹静的帐中,董杭还能听到她俩聊天的声音。

        董杭那是看着天叹气,真是回不去啊,这到了年关,不论身处于何时何地,只要回不去家的,总有那诸多的感慨,就如此时的董杭,可以说,他来到这里,已然适应了这里的家,还有他在后世之中从未得到的荣耀,以及那在黑暗之中,想着他要出征,辗转难眠的父相。

        所以有时候,我们只要留下了那最深的牵绊,便是生命之中,再无法解开的局。

        况且,他在这个时代,早已娶妻生子,若是看不到那最后的结局,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会甘心吧。

        董杭只感觉到有些寒冷,下意识的裹紧了外衣。因为他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

        “算了,你也别安慰我了,确实是委屈你们了。”董杭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看到吴忧走了过来……

        “怎么样,曹静收拾好了没有。”

        “正收拾着呢,我说让你跟她们回去,你就是不肯,你说这大过年的,家家户户都大团圆呢。”

        “所以我就更不能回去了,我要回去了,你和谁团圆去。”吴忧说道。

        “这么说你还是舍不得我。”

        “少来,我只是同情你而已。”吴忧说了一句,便进了曹静的帐中,董杭还能听到她俩聊天的声音。

        董杭那是看着天叹气,真是回不去啊,这到了年关,不论身处于何时何地,只要回不去家的,总有那诸多的感慨,就如此时的董杭,可以说,他来到这里,已然适应了这里的家,还有他在后世之中从未得到的荣耀,以及那在黑暗之中,想着他要出征,辗转难眠的父相。

        所以有时候,我们只要留下了那最深的牵绊,便是生命之中,再无法解开的局。

        况且,他在这个时代,早已娶妻生子,若是看不到那最后的结局,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会甘心吧。

        董杭只感觉到有些寒冷,下意识的裹紧了外衣。因为他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

        董杭挥了挥手,说道“兖豫二州,大家做好正常的防守,快过年了,大家放假几天吧,王艮,将这次有功之人报于朝廷。”

        “是,公子。”

        “好了,大家散了吧。”董杭说了一句,回家过年,有董白回去也就行了,而董白也是许久没回去了,自己在三个月前,还回去住了十多天呢。

        况且过完年,等兖豫二州稳定了以后,再回去也不迟啊,乱世之中,回家过不过年的,最主要的是,能让许多人都过好这个年,那才行。

        “董杭!”在几位军师出去以后,董白进来,一同进来的,还有魏延李暮庞德赵云董引几位将军。

        董杭转过了身!

        “你真不回去啊。”

        “你回去就行了,我要是回去了,你不就要呆在这里吗,豫州战乱刚结束,最起码要把这里的事安排妥当了,对吧。”董杭笑道,有多少人是在战乱之中想自立的,又有多少人各怀心思,还有那战败的袁术,要是他们现在撤军,说不定,袁术又敢打来。

        没有人坐镇怎么能行!

        “你还挺有良心的吗?”董白笑了一句。

        “切。”董杭撇撇嘴,你以为我是你啊。

        “对了,董引也跟着回去吧,过年了,你们回去好好的玩,然后过了这个年,再来接我的班,还有把那些西凉将军的儿子都带回去,这里留我们几个驻守就可以了。再绕到河东,告诉她们一声。”

        “这一点,你就放心吧,你说你把这么大的事交给我,我能不给你办吗?”董白笑道,这场战争,她真是那名符其实的女将军,这心情自然是好了。

        后堂,曹静和可儿也在收拾着东西,董杭昨夜就告诉她们,他这次不回去,但曹静也是自从跟着董杭来界亭以后,也没有回去过,再说了,只怕曹静也想她儿子了。

        她也回洛阳看看她的母亲,战乱年代,能够再团聚,都是上天的一种恩赐,又有多少人,再见或许永远也没有再见之时。

        就如曹昂,还有许多战死他乡的军士,流离失所的百姓,和亲人走散以后,到死都无再见之期。

        毕竟这年代的通信方式远没有后世年代发达,再加上千里迢迢,可望而不可及。

        所以生在这乱世的年代,相忘于江湖,谁又说不是一种悲哀。

        “你这次回去,把小李意也带回去,这里的条件毕竟没有长安好,也让他看看长安的繁华,还有你也看看,这见惯了前线的金戈铁马,也要感受感受这世间之静美。”董杭笑道,虽然曹静和可儿一定也不高兴。

        这过年,她回去,董杭却不回去,就算她和她儿子团聚了,那也还是少一个人啊。

        虽然,董杭就算回去,能分给她的时间也是极少,但那距离,也是长安到郿坞的距离。

        可是这一个年,她和她夫君的距离,那是千山万水,她的心里,又未尝不是在恐惧。

        。

  http://226215.com/reader/57556/288282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621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