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三注册_极速快三官网_极速快三

潇潇书院 > 极速快三计划 > 第二十三章 守

极速快三官网:第二十三章 守

        “被我关在笼子里,放卫生间了。”

        秦铭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驱魔符,递给了季程程:

        “这个你接过去。”

        “这是什么?”

        季程程下意识将咒符接过来,而后拿在手里看了一眼。

        “没什么,你现在可以还给我了。”

        “哦。”季程程将咒符又还给了秦铭,但是心里面的疑惑却越来越重,不禁又问道:

        “秦警官,你现在让我非常迷糊。

        你之前说的,志强的失踪和眯眯有关系,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想去看看你家里的猫。这个问题,等一会儿再说。”

        见秦铭仍是不想说明,季程程也多少有些火气,声音有些尖锐的回了句:

        “就在卫生间里,你自己过去看吧!”

        秦铭没有理会季程程发生转变的态度,在给了薛凯一个留在这儿的眼神后,他随后则一个人走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关着,秦铭刚将门打开,便听到几声尖利的猫叫,以及一串爪子划动笼子的响声。

        笼子放在紧靠洗衣机的地方,里面的暹罗猫全身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刚才洗过澡。

        不过在他进来后,那只猫则立马安静了下来,只是眼镜有些渗人的在盯着他。

        秦铭在门边站了片刻后,便朝着笼子靠近过去,直到他完全站在笼前。

        不过他刚要蹲下来,那只猫便突然间尖锐的叫了一声,继而全身毛发都立了起来,整个身子几乎缩了成了一团。

        显然,猫非常的害怕他。

        “不要害怕,我对你并没有恶意。”

        秦铭说话间,已经掏出了一张咒符,随后透过笼子的缝隙,将咒符缓缓的放了下去。

        咒符掉落在猫的身上,但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咒符没有起到作用,这也让秦铭面露不解。

        事实上,这起事件真的是有些奇怪。

        因为目前的查到的线索,可以说种种迹象都表明,杀人的鬼祟很可能是伪装成了一只暹罗猫。

        可实际情况却是,冯源家里的猫对咒符没反应,这季程程家里的猫也同样如此。

        这几乎就等于是告诉他,卢志强的失踪,以及冯源生出的那种变化,根本就和猫没关系。

        鬼祟并不是猫,而是其他什么东西。

        但是这在当前的逻辑上,又根本说不通。

        因为不论是第一个失踪的胡晓晓,还是卢志强,亦或是冯源,他们具备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猫。

        再者,胡晓晓的那两个女同学,以及冯源,也都间接的指明了,他们的失踪和猫有着重大的联系。

        只是既然如此的话,又为什么会出现眼下这种情况呢?

        鬼祟到底是什么?

        难道他们对于这起事件的调查,打从一开始就错了吗?

        其实这起事件和猫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之所以被盯上的人身边都有猫,仅仅就是一种巧合?

        秦铭摇了摇头,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想,他认为绝对不是巧合。

        因为巧合这种东西,他相信只能再一,而不会再二再三。

        任何一件事,当它三番两次的出现,那么就不再是巧合,而是有着其必然的理由了。

        可这个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晚上10点钟,易少东靠在沙发上,正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像是在用微脑看着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至于付广亮,则远没有他那么悠闲,在沙发上如坐针毡似的,没过一会儿就要站起来,在客厅里走上几圈。

        好几次他都有些沉不住气的,想要和易少东说些什么,但最终都忍住了。

        但是这种不知道危险何时临近,每分每秒都处于强烈恐慌中的感觉,却折磨的他几乎崩溃。

        再一次从沙发上站起来,付广亮又开始重复之前的动作,绕着客厅里转起了圈子。

        易少东这时候看了他一眼,然后安抚说:

        “调整好心态,别那么慌张,鬼祟不来咱们都是安全的,它如果来了更好。

        因为我们现在正愁找不到它。”

        “道理我懂,但是我真的没法平静。

        哎,时间过去越久,我这心里就越是不安。

        你说咱们怎么这么背啊,别人这时候都在大学里逍遥快活的,然而我们却在这里害怕的要死。”

        付广亮的心态显然是有些崩,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

        “那你能怎么样?你是能逃走,还是能让时间倒流?

        反正都木已成舟了,就只能摆正心态,去逐渐适应这种生活,争取让自己活得久,成长起来。

        单纯的抱怨,只会让自己心态崩的更快。”

        付广亮被易少东说了一句,不知道是自己想明白了,还是听进了几分,这时候又回到了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他则突然对易少东问道:

        “你和秦铭难道就不害怕吗?我们面对的可是鬼祟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

        “我不是都说了吗,害怕也没用。所以与其害怕,不如当成是一种挑战。

        多想想,如果我们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坚持下来,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超人般的实力,夏市的房产,数百万的豪车,还有不知道多少的存款。

        兄弟,这不比抢银行的风险低多了。

        只需要一年,咱们就是资产过千万的小富了,大多数人就是奋斗一辈子,都赶不上我们。

        简直美滋滋。”

        “我宁可什么都不要。”付广亮觉得他和易少东说不到一块去,更准确的说,他觉得易少东就是个疯子,因为正常人绝不会有这种想法,而会是安全第一。

        “行了,你就别再这儿传播负能量了。你现在去看一眼冯源,他貌似有些太安静了。”

        “好。”易少东给付广亮找了个活干,付广亮也不再抱怨,便打算起来去冯源的卧室看上一眼。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串凄厉的猫叫声,则突然从冯源的卧室里传了出来。

        猫叫声听起来极为的渗人,就犹如深夜在小区里游荡撕咬的野猫一样。

        付广亮被吓得脸色铁青,下意识对易少东问道:

        “猫不是被你放地下室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易少东没有听付广亮说什么,因为在听到猫叫的瞬间,他便已经离开沙发,冲进了冯源所在的卧室。

  http://226215.com/reader/42137/176076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621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