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三注册_极速快三官网_极速快三

潇潇书院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端木止与米子尧

极速快三走势: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端木止与米子尧

        看着疾贯而来的金色光束,黑雾人怒极而笑。

        “也罢,就由本尊亲自来光复蜃神道正统,看看你们这群小辈有几斤几两!”

        四周驳杂的雾气团都被聚拢,凝结成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有如恒星陨灭般,朝那金色光阵强势倾压而去。

        “轰隆隆!”

        顷刻之间,室内已经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碰撞。不时有能量碎片从中崩解,在地板上砸出大大小小的深坑,火星四溅。还有老板不慎被火苗溅上了衣服,吓得哭爹喊娘。

        双方都在全力催动攻击,劲气涟漪层层扩散,一波连着一波,不幸成为主战场的会议桌,在连番轰炸下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一地燃烧着的木片。地板塌出个巨大深坑,门窗粉碎,墙壁上布满了斑斑驳驳的切痕,整个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众老板一辈子哪见过这番场面,一个个连逃跑都忘了,只能全身软瘫在地上,瑟瑟抖的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祈祷着战局尽快收场。

        尽管这两方他们都不熟悉,但现在明摆着,那黑雾人是要吸取他们精气的,对所有人有着最直观的威胁。至于新来的那群黑衣人,既然是来对付黑雾人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至少没有理由伤害自己。祈祷他们得胜,多半对自己会比较有利。

        或许是他们的祈祷成了真,那黑色光团的能量果然是越来越弱,黑雾人的身影也跟着虚虚实实,似乎是将自己最后的魔力都调动了起来。

        黑衣人众见状更是乘胜追击,借助阵法,他们原本就可以在最节省体力的情况下,将攻击力度提升到最高。随着一道接一道的源力注入,阵盘金光大盛,逆时针折射出道道灿芒,而与之相对的黑色能量,也是登时如同烈日下消融的冰雪般,寸寸溃退。

        继而,金色光束长驱直入,有如一通凌厉的炮弹,狠狠轰击上了黑雾人胸膛!

        “唔……”这一击挨得结结实实,黑雾人接连跌退数步,狠狠拂袖,双眼中血光直冒。

        “可恶!若不是我的本体被镇封已久,只能脱出一缕残魂在外,又何愁收拾不下你们这群乳臭未干的小辈!”

        “啊……我需要能量……更多的能量……!!只要有了足够的能量填充,你们……你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给我能量!!”黑雾人仰天怒啸,周身再次分化出道道触手,刺入众老板体内,疯狂吸取精气。

        如果说之前他还想着留这帮“供奉者”一命,那如今就是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急需能量壮大己身。吞吸再无节制,已经有几名老板转眼间就被吸成了人干,即使隔着一层衣服,胸前横亘出的肋骨仍是清晰可见。

        死亡逼近,黄昌刚和杨万弘一边翻滚挣扎,其间也曾偶然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满满的后悔和绝望。谁能想到,他们两人在商场争斗了大半生,现在竟然就要一起死在这里!命运弄人,命运弄人啊!……

        “露娜……”杨万弘这时才想起女儿的警告,她曾经那样苦苦哀求自己,不要来跟盛总合作,但那时自己的眼里已经被金钱填满,一心想要借此翻盘,至于是否会有什么风险,什么阴谋,早就被他抛在脑后了。

        可惜,他很清楚,就算能够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对于像他这样的企业家,也只有到生命的尽头,财富和亲情的重要性才会被颠倒过来。他后悔,可他却再也没有机会去改正了……

        如果当初……不要那么好高骛远,而是听露娜的话,踏踏实实的做点小本生意,也许,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就算一辈子都爬不回过去的位置,但至少命还在,他们一家人还可以在一起……

        再往更早些说,如果他能多花点心思在家人身上,好好教育女儿,让她不要那么刁蛮,她也不会惹恼了容凰少爷……今日所结下的因,都是自己曾经种下的果啊!

        杨万弘老泪纵横,而他的意识也开始越来越模糊。那些欲望,想要和家人团聚的欲望,想要让一切重来一次的欲望,也全部化为了纯正的能量体,被那黑雾人毫不留情的收取。

        黄昌刚此刻想到的,也是命运给过自己的一个个分岔路口。在每个路口上,他都丢掉了一些东西。

        最遥远的,包括在小卖部被阿姨多找了零钱,被他喜滋滋的装进了存钱罐;包括在学院威胁胆小的学霸写作业,再拿着他的答案模板在班里贩卖;包括参加学生会竞选时,偷了对手的演讲稿件,最后大获全胜等等。

        的确,他一直都是聪明的,是懂得为自己谋取最大利润的。

        再往近了说,就是他和合作伙伴一起开公司,起初经营不善,又缺少本金,他就建议这位伙伴拿着证件,以个人名义去借高利贷,说好等达后就会帮他偿还,伙伴是个实心眼,为了公司,想都没想就去借了。但之后当他果然靠着这笔钱起家,他却翻脸不认人,再也不管那个被放贷人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朋友了。

        还有很多,他和劣质厂商合作,造成人命案后也仅是通过塞钱打点;他到处和其他老板套近乎,又将刻意探听来的秘密转手出卖;他偷税漏税,阴阳账目伪造得滴水不漏;他巴结高层,拉踩同行,就连慈善项目中他都要榨取几分油水。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每一次做出选择的时候,都有一些为人的良知被他丢掉了。当初,他总是得意自己的明智,鄙夷着那些固守道德的蠢材。这些丢掉的东西,曾令他远远走在了同龄人的前列,如今,却也将他推向了死路。

        原来,他每一次的损人利己,不是没有产生后果,只是利益蒙蔽了他的双眼,让他暂时看不见。等他终于看到隐患的时候,他已经在这条绝路上走了太远,积重难返。

        现在这些遥远的记忆也模糊了,那片混沌的黑暗,既如天地初开,又如世界末日般的黑暗,也许就是他最后的归宿。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还有几位老板挣扎着爬向那群黑衣人,连连磕头,“求求你们救救我们……我愿意把全部的身家都给你们!求……求……你……”

        黑衣人众三三两两的对视一眼,随即,他们竟是猛地分散各处,手起刀落,一把把长剑都刺入了老板们的体内!

        室内到处都是凄惨哀嚎声,但这些人就像是冷血生物,如砍瓜切菜般虐杀着四周的老板。滚落的头颅,仍在蠕动的断肢,死不瞑目的眼睛……所有被定格的生命,共同组成了一副最惨烈的画面,鲜血流成了河。

        老板们一死,欲望和精气自然也不复存在,他们这么做,算是从根源上断绝了黑雾人的能量补给。只是,手段也实在太过残忍。

        “啊啊啊——”能量源泉尽数成空,反噬之力倒卷而回,那黑雾人也是愤怒的咆哮起来,“枉我计划已久,大好的晋阶机会,竟然就这么功亏一篑……我恨哪!我不甘心!!”

        “魇魔,魇神道,祈邪谷……本尊记住你们了!!”

        疯狂嘶吼声中,他的身体也是急收缩,化为一团漆黑球体。“砰”的一声球体溃散,残留能量都融入了空间,了无影踪。

        他并没有死,出现在这里的也仅仅是他的一具能量分身。现在这具屡遭重创的分身,应该是携带着仅剩的精气,回归到了本体的所在。至于本体在何处,不是这群黑衣人所能测算到的,自然,他们也就无意去追。

        在一地死尸中,他们一个个的摘下斗笠,脱去黑色装束,头顶相继弹起的,竟是一双不属于人类的耳朵!背后摇起的,也是一条银白的狭长狐尾。映衬着满室鲜血,竟是有种异样的讥讽。

        “这样一来,就都照着王子的吩咐办妥了。”其中一人再次开口时,不再是先前故意压制的低沉声音,而是带上了一种源于骨血的魅惑。

        “王子这一手果然厉害,轻而易举就把矛头引向了祈邪谷!”另一名妖族也很快接口,“被那魔物记恨上的话,想必那祈邪谷主也会很伤脑筋吧?”

        原来,方才正是端木止联合同族,假扮祈邪谷。从他最初在拍卖场,偶然现蜃神道蠢蠢欲动时,他就已经在勾勒起了这个“鹬蚌相争”的计划。毕竟祈邪谷主行事反复无常,令人捉摸不透,他不希望自己成为用完就扔的棋子,自然是要提早安排一些后路。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引魇神道和蜃神道的直接冲突!两大邪神道要是自己打自己了,那一定有好戏看!”一名年轻狐族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们绝对想不到……”

        “够了!”另一名较为老成持重的银狐族出言喝斥,“从这一刻起,刚才偷袭的事就要彻底拦在肚子里,连族内的伙伴也不可提起!否则都像你们这样挂在嘴边念叨,是生怕两大邪神道的人不知道吗?”

        “是,我们能帮王子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事,至少就不要再多嘴多舌,给他添乱了。”另一名中年银狐族也点头附和,“这么多年王子为了保全银狐族,一直在跟祈邪谷虚与委蛇,也实在是苦了他啊……”

        ……

        一楼某间尚未启用的办公室内,凭空现出了两个人影。

        “多谢阁下相救……”米子尧惊魂未定,下意识的先向对方躬身道谢。

        待他看清眼前人那一身高调装束,以及周身缭绕着明显不同于人类的妖异气息时,就算他和异族接触的经验再少,此时也不由脱口而出:“你是妖?”

        “妖又如何?也总比外面那些虚伪的人类好得多吧。”此人,自然就是银狐族王子端木止,这时他懒洋洋的轻抚着肩头的皮草,只甩给米子尧一个傲慢的扫视。

        “人类要杀你,是妖族救了你,怎么,你还要信守着你们祖先那套老古董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理论,拿我当敌人看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介意再把你丢回刚才那个房间,让你去和你的好同类,在黄泉路上作伴。”

        “这……”米子尧沉默了。这话竟说得他无法反驳。的确,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妖族魔族都是邪恶的敌人,他们处心积虑要侵略我们人族的疆土,”但到目前为止,妖族魔族的邪恶他还没看见,人类本身的邪恶,他倒是看了个够。

        “你说得没错!”想到那一起起惨案,以及轻描淡写就将它们压了下去的幕后人,米子尧一阵义愤填膺,“有些人类表面衣冠楚楚,背地里却做尽恶事,连禽兽尚且不如!”

        端木止瞟了他一眼,嘴角掀起一道讥讽的冷笑:“是啊,你们的人类统治者,口口声声号召大家抵制魔道,但若是与魔道做交易,当真能够让自己得到强大无匹的力量,甚至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长生不老’,就足够让他们露出真面目了。更有甚者,不惜与邪魔勾结,拱手送上自己的灵魂,还真是让人作呕……”

        “什么?你能把话说清楚吗?”听他这一副“知情人”口气,米子尧顿时格外激动起来,“你都知道什么?”

        那个黑雾人影到底是什么怪物,他有着什么阴谋,他的幕后人……也就是间接害死淮哥的凶手又是谁,这一切,终于就要有答案了吗?

        然而,端木止却是故作神秘的摇了摇头,再次卖起了关子。

        “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但还有一些是你可以知道的,你想听么?”

        “……”要说想听,米子尧自然是想的,好坏也都是一些线索。但脱险至今,他的情绪也算是从应激状态稍稍缓和,也意识到,现在可不是悠闲听故事的时候!

        “这些事晚点再说吧!既然你是妖族,又带了那么多人手,那我们先去刚才的房间里救人!抓紧行动的话,也许他们还有得救!”

        如果真能救下他们,也许直接就可以从他们的口中得知真相……不,就算不为这个,他们也都是一条条生命,自己又怎能坐视他们去死而无动于衷?

        请记住本书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226215.com/reader/41946/28824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621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