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三注册_极速快三官网_极速快三

极速快三官网 > 极天至尊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顾白衣 大结局

极速快三走势: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顾白衣 大结局

        九天战神殿!

        整个九天神山,乃至这九天大6,甚至整个世间,今天,都焕然一新,到处都充满了喜气,每一个人,不管是谁,都带着笑意,带着喜气。

        哪怕是彼此之间有深仇大恨,今天碰见,都不在有杀念,有的只是欢声笑语,彼此也难得可以对视一眼,抱拳笑上俩声。

        因为今天,乃是轩辕圣女和洛北主宰的大婚之日。

        当今天下,二人的过往,已经传遍了,现在的传遍,是旧事被重新提起,因为过去太多太多年了,曾经的很多人,都已经作古,这已是新的一个时代,当然不知道那些往事。

        当往事重提,天下人方才知道,原来,轩辕圣女和洛北主宰之间,他们的情路,是那么的坎坷,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前后数千年之后的今天,方才能够真正走到一天。

        众生为之唏嘘感叹,从而在这一天,不管身在何处,都对俩位新人,送去了最诚挚的祝福,希望他们这一生接下来后,有的只是幸福!

        九天神山,主峰大殿中,太热闹了。

        这里是俩位新人成亲的礼堂,当然热闹,太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曾经的故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还在那些故人,年纪都已经很大很大了,可是今天,依然要来,不为别的,就为见证这一对新人全新的开始。

        红色灯笼高挂,照耀出喜庆之意,传荡出亿万里地。

        大殿内,高座上,云太虚、北辰傲天夫妇,以及叶无垢这一生的父母安坐,笑容满脸的,瞧着下方俩道跪拜着的年轻身影。

        叶无垢这一生的父母,只是普通人,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有如此之的来头,而今的亲家,竟也是当世至尊,女婿更是当世主宰,一切都让他们好像在梦中。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不管女儿曾经是什么,今生是他们的女儿就行,只要女儿幸福,他们就能安心。

        白虎为证婚人,看着一对亲人,他都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来。

        “拜父母长辈!”

        这天地,可当不起他们的一拜,自然,就略去了这一环。

        “夫妻交拜!”

        洛北身穿着大红喜袍,看着身披凤冠霞帔的少女,俩人轻轻弯身,目光对碰时,有着一抹笑容,在他们的眼中浮现,那一瞬,好似回到了许多年前,那个下午,他们初相见之时。

        “无垢!”

        “洛北!”

        这个夜晚,当然是最美好的夜晚,新房中,已有几分醉意的洛北,缓缓的走到床榻边上,掀起妻子的红盖头,看着那张,天下间再也比不上的好看脸庞,他的醉意,更加的浓了。

        “无垢,我终于娶到你了!”

        “我也终于嫁给你了!”

        洛北紧紧的将妻子揽入怀中,感受着来自妻子身上的柔软,那目光,几乎要将妻子给燃烧。

        叶无垢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涩,但更多的,却还是大胆,她主动的,将自己挤进洛北的怀中,然后抬起头,看着那丝毫不掩饰自身情感的丈夫,轻声说道:“洛北,真庆幸,当年遇见了你。”

        声音落下,洛北的心,重重的颤了一下,便再也克制不住内心中的情感,他低头,便是吻上了红唇,然后将那一抹柔软,给含在了自己的口中。

        叶无垢不在躲闪,她更加主动,因为她知道,多年来,丈夫的辛苦。这么好的丈夫,今天晚上,自己就该给他最好的待遇,她要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让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一吻似永久!

        双唇分开后,粗重的喘气声中,叶无垢翻身,坐在洛北的身上,玉手划过,她的衣裙,悄然的褪落而下,然后那完美的没有丝毫瑕疵的娇躯,就这样全部呈现在了洛北的眼中。

        “洛北,今天晚上,我要成为你真正的妻子!”

        叶无垢轻笑,千娇百媚,那一瞬的惊艳,仿佛连时间都给停止了下来,而后她缓缓的俯下身子。

        春光弥漫,传出蕴涵着微微痛意的轻哼之声,也有那水乳交融时的欢畅之声!

        这个夜晚,对于他们来讲,仅仅只是开始而已,他们的未来,会有无数的幸福在等着他们一一去体会,这样的日子,会永远存在!

        时光流逝,大婚中的二人,如胶似漆,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不在分开,那是要将曾经失去了的日子,全都给补回来。

        他们走遍了九天神山的每一处,也到了轩辕小筑,看那梅花花开花落,他们看日出,看日落,看尽这天下的每一寸美好风光。

        就在这一天,正在姜家作客的洛北,突然神色轻轻动了一下。

        叶无垢见状,立即问道:“洛北,怎么了?”

        原本二人就心灵相通,成亲之后,更加可以从对方些许的情绪中,看到一些不同的变化。

        “有喜事!”

        洛北重重的道:“有大喜事!”

        叶无垢和姜研,还有墨流云皆是神色动了一下,时间过去,他们的修为都在逐渐增长着,哪怕姜研至今,都依旧还未曾脱,却也触及到了那个门槛。

        洛北说有喜事,他们竟无法感应到,究竟会有什么喜事,令洛北如此的动容。

        “无垢,我们走,大师姐,流云,双儿,你们先聊着。”

        二人旋即消失,看得姜研和墨流云还有程双一愣一愣的,这也够着急的,到底生什么事了?

        他们再度出现的时候,出现在北山域,秋双城中。

        “这里?”

        叶无垢美眸轻眨,浅笑道:“你说大喜事,该不会是,秋萱姑娘要成亲了吧?”

        听着这调侃之言,洛北不由苦笑了声,他早就现了,自己这个妻子,自有那十世轮回之后,虽然依旧还是叶无垢,但好像性子,稍稍的有些改变了。

        以往的叶无垢是轩辕圣女,大方得体,如神女般高高在上,现在的她,更像是一个小魔女,哪怕成亲多年,这魔女本色,都丝毫未曾改变过。

        正在这戏谑声中,洛北扫视城中,不久后,掉着叶无垢出现在城中的另外一处之地,只见前方,走来一对青年男女。

        男子英俊挺拔,英气非凡,气质淡然、从容不迫,还有一丝潇洒之意,端得是人中之龙。

        在他身边的女子,国色天香、温婉动人,她看着身旁青年,眼中尽是满满的深情,爱煞到了骨子里头,同样,青年看向女子的眼中,亦是无尽的爱恋,不悔的深情,

        看着他们,洛北眼中激动之色,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来,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依旧身躯一颤,都差点有些站不住脚跟,叶无垢神色轻动,能让洛北这样的情绪变化,这对年轻男女,他们是谁?

        年轻男女也看到了洛北和叶无垢,只是一眼,就被他二人的气度所折服,他们保证,当世之中,只怕很难再找出类似他二人这样风范的人了。

        他们并不认识洛北二人,可是,在看到二人的时候,尤其看到洛北的时候,无论男子还是那女子,心头都泛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感觉,那好像,他们认识洛北,很亲切、很有亲缘,可奇怪的是,明明不认识的啊!

        洛北强压了下心中的情绪波动,笑着上前,说道:“今日闲来游历这秋双城,不曾想,竟遇到了如此的一对璧人,真是有缘。”

        青年将女子护在身后,隐有几分警惕,问道:“阁下何人?”

        洛北笑道:“能相见,便是有缘,不知道,二位是否有空,我想请二位喝上一杯,如何?”

        青年眉头皱了一皱,陌生人相邀,哪怕这陌生人看上去很不简单,本能告诉他,都应该拒绝,可不知为何,他不想拒绝,女子也是轻轻拽着他的衣衫,没有任何想要拒绝的意思。

        略顿片刻,青年便是说道:“二位既然是游历而来,那便是客人,由我做东,请二位喝一杯。”

        “好,多谢!”

        随即四人便找了一处酒楼,没有太过的刻意,却是显得彼此都很随意。

        洛北笑问道:“不知道,二位如何称呼?”

        青年道:“在下柳天南,这位,是在下的未婚妻,名为洛萱!”

        听到这名字,叶无垢顿时醒悟过来,原来这二人,正是洛北今生父母,洛天南与柳萱的转世之身。

        经历了这么多年,也不知多少次轮回,这对有情人,终于又在一起了,这里面,没有洛北的刻意,全凭的是他们彼此之间那份深情,否则,又怎会在今天,方才重新在一起?

        这些都不重要了,从此后,有洛北暗中的影响,他们二人,必会世世代代的恩爱下去,会天长地久,会永世彼此眼中只有彼此。

        这份深情,大道可鉴!

        从酒楼中出来,洛北依依不舍与二人道别,尽管这是父母的再世之身,可终究他们已经彻底轮回了,洛北可以让他们生生世世都恩爱着,却不能过多的,参与到他们的生活中。

        柳天南和洛萱,目送着洛北与叶无垢远去、离开,他们的目光,却久久都不能收回,心中的不舍之意,越的浓郁起来,甚至于,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些苦涩的疼。

        只是萍水相逢,都算不上一见如故,为何会这样?

        尤其是,在吃饭的过程中,那位气质、容颜,均是天地无双的女子,给了自己许多的礼物,任何一件,都是天地难求之物,拿到外面,那只怕会惹来无数人的眼红,可是,那女子就很直接的给了自己,还生怕自己不接受似的。

        同时,都还尽可能的说着好听的话来哄自己开心,生怕是有些不周到。

        可自己二人,虽有些天赋,却也不是什么大人物,那俩个年轻人,明显实力非常的可怕,他们为什么,要对自己二人这么的好?

        “天南?”

        柳天南长长吐了口气,说道:“虽然不清楚,他们真正的用意是什么,可是我能感觉到,他们没有任何恶意,相反,还对我们关怀备至,那是自内心中的关爱,这点毋庸置疑。”

        洛萱轻声道:“正是这样,才更加好奇,而且你说,我们和他们,以后还会有相见的一天吗?”

        接触的时间越多,就越让洛萱感到不舍,她都恨不得,他们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让自己去好好的照顾他们。

        “有缘自会相见!”

        柳天南道:“别多想了,我们回去吧,今天这些东西,切莫让他人知道,哪怕我们的至亲之人都不要透露出去,否则,会有大麻烦的。”

        “我知道!”

        洛北和叶无垢并未走远,目送着柳天南二人回到家之后,这才缓缓的离开。

        “相聚匆匆,别亦匆匆,这,或许就是人生吧!”

        秋双城外,无尽的空旷之地,洛北轻声呢喃着,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他的心,轻轻的颤了一下,有一丝明悟在心头上出现。

        “原来,天无情,道更无情,所以,我辈才要更加的有情,如此来弥补这世界中的冰冷,无垢,可是这个意思?”

        “你明白了?”叶无垢笑问。

        洛北点点头,道:“是,明白了,刚刚明白。”

        也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神秘波动,自九天外降临,落入他的掌心中,为神婴所吸收,这一瞬,便是变化,极致的变化。

        “哈哈,兄弟,妹子,你们终于达到了这个门槛,实在太好了,我已经等不及了,前来一叙,如何?”

        九天外,浩瀚上,有大笑声传来,却未曾惊动这世界,除他二人外,谁都听不到这笑声。

        随后,一道神秘光华降临,化成通道,直上九天外、浩瀚上!

        “多谢邀请,自当前来拜会!”

        二人踏上神秘通道,片刻后,离开天地,在过一瞬,越过无尽浩瀚,来到浩瀚之上,旋即神秘通道包裹之下,又是更进一步,似乎到了,浩瀚的尽头处。

        “兄弟,妹子,欢迎你们,来到这天之极!”

        “天之极?”

        九天之极的意思吗?

        洛北和叶无垢没有多想,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这天之极的某一处,一颗巨大的桂树底下,搭建着一座简易的竹屋。

        虽简易,可是二人知晓,就凭他们现在的实力,可没资格,进入那竹屋之中为客,若不是被邀请二人,他们根本就没可能到达这天之极。

        这竹屋,天上地下,永世不灭,无物可摧!

        但在竹屋的院子中,却见不到有人,只有那声音回荡。

        二人好奇,洛北正要出声问,前方虚无中,灵光掠来,化成一道身影,赫然,正是那青衫女子。

        洛北立即抱拳,道:“一直没有机会感谢姑娘,今天,终于能够和你说一声谢谢了。”

        错非是她,很多事情,可能都要改变了,今天也就没可能,和叶无垢在一起,更加不能见到转世后的父母了。

        叶无垢黛眉也是一挑,道:“原来姐姐住在这里,难怪多年来,我始终都找不到姐姐。”

        洛北疑惑:“无垢,你和这位姑娘认识?”

        叶无垢道:“很多年前,曾经见过一面,那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姐姐了。”

        青衫女子微笑道:“当年我就说过,我可以帮你的,你却偏偏要自己全都承担下来,那么,我也只好让你找不到了,不然,我怎能忍得住?”

        “不过还好,当年你我的约定,你总算没有失约。”

        “多谢姑娘!”

        洛北再度道谢,正是那个约定,叶无垢才未曾真正散去,他才有机会,于浩瀚之中,找到叶无垢的神魂碎片,因为,以青衫女子今日所处的位置就能够看的出来,她和叶无垢所定的约定,大道高高在上,都不能无视掉,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叶无垢。

        青衫女子摆摆手,道:“无垢是我妹子,帮无垢是正常,有什么好谢的。”

        叶无垢道:“当年相见,姐姐说,再相见时,姐姐会让我知道你是谁,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吗?”

        青衫女子微笑道:“我叫怜语!”

        洛北立即又抱拳,道:“多谢怜姑娘!”

        青衫女子不由菀尔一笑,道:“你得叫我嫂子!”

        “嫂子?”

        洛北想到了之前的那道爽朗笑声,怜语是嫂子,那么…

        知道洛北和叶无垢又想问什么,怜语笑道:“不着急,你大哥现在,正在对抗大道无量劫,哎,说起来,很多年了,当年你在我所化的无尽之地历练时,就已经在化解此劫,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

        洛北闻言,不由为之一惊,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这算算时间,都快一千七百年了,大道无量劫,这是什么劫?

        “来吧,快进来座,无数纪元过去,你们是第一批客人呢,你大哥现在,只怕高兴坏了。”

        说到这里,她迎着洛北二人进竹屋小院,又是喊道:“洛北和无垢都好了,你还不抓紧些?”

        “哈哈,马上,马上,兄弟,妹子,你们稍等下,马上就好!”

        所谓的大道无量劫,必然恐怖,不然,也不会一千七百年左右,都还没有化解,然而,在对抗如此大劫的同时,还能与人交谈,更将他们给迎到了这所谓的天之极,洛北和叶无垢实在想像不到,这声音的主人,会是怎样的存在。

        “洛北,无垢,坐!”

        怜语为二人倒上茶,微笑说道:“太多年过去,他都很少有出手机会,所以这大道无量劫,成了他的乐趣,让他慢慢的玩,他都差不多憋坏了。”

        这个他,说的是谁,洛北二人心中有数,也能看的出来,说起他的时候,怜语美眸中,所浮现出来的无尽深情,这个嫂子,以及还未曾谋面的大哥,显然在曾经,有着许多的故事。

        三人品着茶,着实等上了一些时间,才有大笑声又传来:“兄弟,妹子,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笑声落下,这里,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是个中年人,气度俨然,身子如长枪般挺拔,油然而生一股无可形容的霸气,他如青山不倒,又似这广阔浩瀚,深不可测。

        这是一个极有魅力的男人,随意之中,都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爽朗、大气,别说他是至强的存在,哪怕他是普通人,那都能够震慑一方。

        “前辈!”

        洛北和叶无垢立即起身,抱拳道。

        中年人笑道:“什么前辈后辈的,你能到这天之极,便是我的兄弟,我叫顾白衣,喊一声大哥就行!”

        大道无量劫,虽不知道什么劫,但能与之相抗,还能如此轻松面对,他的实力,想都没办法去想,这样的一位人物,让自己称呼大哥,洛北尽管从来都不妄自菲薄,此刻,不免有些忐忑。

        怜语白了他一眼,道:“看你,都吓到洛北和无垢了。”

        顾白衣好似无奈一笑:“有了兄弟和妹子,这就不将我当回事了?”

        “你啊!”

        怜语道:“你们大哥,实在太开心了,别怪他。”

        看的出来,这对夫妇的深情,从来,有情人可以天长地久,都是值得开心的。

        叶无垢立即道:“大哥应也有点累了,快,坐下来喝杯茶。”

        顾白衣笑道:“还是妹子懂事,兄弟,你太拘束了,拿出你的霸气,拿出你当年重铸肉身,连我的气息都要抹去的霸气,那才是你洛北。”

        洛北闻言一惊:“我在天机石中,所见到的画面,原来是前辈…是大哥曾经留下的映像,那点紫金之血,原来也是大哥所留,大哥,多谢!”

        顾白衣摆了摆手,道:“无论世间,或天地,或浩瀚,或这天之极,凡事都有因果,当年我的因,由兄弟去面对,倒是麻烦兄弟了。”

        洛北忙道:“还得多谢大哥所留,不然,我可能早就出事了,也不会有今天。”

        当年前往莽原域,半路上于一线天沿海岛屿中遇到麻烦,肉身崩溃,得顾白衣一滴精血,重铸肉身,那算是他真正踏上强者之路的开始。

        顾白衣道:“这,就是因果,要说谢,也得是我来说。”

        话到此处,顾白衣道:“兄弟和妹子,想必会有许多疑惑,是吧,既然让你们来了,我就慢慢解释给你们听。”

        “当然了,要是所有的事情,我都解释清楚了,你们也就失去了探索的兴趣,所以兄弟、妹子,你们可得悠着点,不然,往后无数纪元的漫长日子,你们可能会很无聊的。”

        顾白衣又笑道。

        洛北闻言一笑,牵起了叶无垢的手,这是在说,只要彼此陪伴,海枯石烂,人生都会非常精彩。

        这份深情,让顾白衣和怜语也是相视一笑,洛北二人如此,他二人,何尝不是这样?他们在这天之极中已经无数纪元了,可曾感到过无聊?不会!

        那片刻后,洛北也直接问道:“大哥,嫂子,天之极,什么是天之极?”

        顾白衣道:“我们所在浩瀚之地,分九天与十地,这些,你们以后自会知道,而天之极,便是九天十地中的至高存在,能踏进天之极,便代表着,九天十地中,永恒存在!”

        “永恒!”

        这俩个字,实在是有些惊人,即便洛北和叶无垢已经脱,都不敢说自身二人可以永恒存在,他们依旧会有寿命的限制,只不过这份限制,比起其他人来,要小上许多,换言之,他们的寿命会很长,可是,也不会是永恒,但,踏进天之极,便是永恒。

        顾白衣道:“所谓永恒,是这九天十地中的至高境界,以踏进天之极为基准。”

        叶无垢轻声道:“那看来,我和洛北以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顾白衣笑道:“九天十地,武道划分各有不同,唯脱之后是相同的,脱、化道、合道,方能永恒,未来的路,兄弟和妹子的确还要走上很久,不过,这些都是历练的必须,无数纪元来,除却我自身外,放眼整个九天十地,我能看到的,也唯有你们俩人,以及那位墨流云,在未来有资格,进这天之极中。”

        这番话中,透露出了太多洛北二人所不理解的名词,比如纪元、比如顾白衣能看到等等,不过没关系,随着他们往后修为不断精进,乃至突破,都会一一明白,现在也不需要将这些问清楚。

        倒是难怪,曾留下等着你的话!

        “大哥,你当年,为何会毁了一方新生天地,并又留下了你的一滴精血?”

        这是洛北很好奇的,以顾白衣的强大,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做这样事情,好比他和叶无垢,已经脱,可游历无尽浩瀚,但没有足够原因下,毁灭一方天地,这实在有些不妥。

        顾白衣闻言,淡淡的清冷一笑:“天地有天道,浩瀚有大道,天道无情,大道更加无情,所以,天道不允许有人可以凌驾在天道之上,大道更是如此!”

        这一点,洛北二人明白,身在天地中,受天地节制,一旦与天比齐,乃至凌驾苍天之上,不受天地掌控,这就会衍生出许多的变数来。

        比如洛北所在天地的天道,就被洛北重重压制着,这对天道而言,当然是极其的不爽。

        “当年,为救曦儿,曦儿就是你们的嫂子!”

        “为救她,大道阻我,以新生位面,开天地之力来阻我,不得已,我只好崩溃了那方新生位面,毁灭大道…”

        这句话,说来轻巧,却是让人心震颤不断,毁灭新生天地,以洛北和叶无垢现在的实力,也能够办到,毁灭大道!

        洛北也曾想过,要将他所在天地的天道给毁了,可最终没这么做,有诸多原因包含着,其中之一,若无天道,天地大乱,而洛北没实力,可以重新铸就天道。

        眼中的大哥,居然毁灭了大道,可这九天十地并未大乱,这中间的差别,可想而知!

        而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救心爱之人,此等深情,让人动容。

        宁负天下不负她!

        叶无垢问道:“大哥既然已经毁了大道,而今大道又存在,显然这大道是大哥重新铸就,那,大道无量劫,又是怎么回事?”

        顾白衣笑道:“其实我等修炼者,无论修为达到怎样的程度,哪怕曾经与天比肩,乃至后来的凌驾与天地之上,让天道、大道都奈何不了我们,但,我们终究做不到,去干预,甚至掌控它们的运转。”

        “大道象征着这九天十地的浩瀚,大道在,九天十地在,所以,即便我重新铸就大道,它的运行,也依旧建立在这方浩瀚之上,大道无量劫,便也会应势而生。”

        这句话的意思在告诉洛北和叶无垢,无论他们未来的实力有多强,有些东西,注定是无法掌控得住。

        当然了,反过来也是说,倘若你有足够实力,真不满意的话,毁了重新构筑就行。

        这是属于顾白衣的霸气,却不是洛北和叶无垢现在能够拥有的。

        “大哥,我问最后一个问题!”

        “好!”

        洛北掌心轻动,极天之力如精灵般掠出,悬浮指尖上,能够感受的到,对于这天之极,乃至整方浩瀚,极天之力,似乎都有不同寻常的变化。

        事实上,当洛北来到天之极后,就感觉到了极天之力的不同。

        “大哥,极天之力,又代表着什么?”

        顾白衣道:“代表着,整个浩瀚的本源!”

        洛北眼神为之一凝,问道:“既然是浩瀚本源,为何它会流落到我所在天地,而且,我当年得到完整的极天之力后,那方空间崩溃消失,这又是什么意思?”

        顾白衣看着极天之力,心神微微一动,极天之力掠出,落在他的掌心中,竟与他之间,未曾有丝毫的陌生,不曾抗拒,不曾爆。

        洛北脸色有所变化,这绝不是因为顾白衣实力太强,让极天之力连反抗之心都没有,这是他们彼此之间,似乎早就相识,

        顾白衣道:“曾经因大道受阻,致使我与曦儿之间的相聚晚来了三百年,又面对大道时刻挑衅,暗中布局欲要杀我,一怒之下,决定灭道!”

        一怒之下,决定灭大道,这当真,好大的霸气,也能够看得出来,顾白衣和怜语之间的那份深情…洛北不由紧握住了叶无垢,如若相同的事情,生在他身上,他也一定会这样做。

        感受到丈夫的心意,叶无垢甜甜一笑。

        “只是那时的我,实力还有所不足,面对大道,还做不到将之给尽数毁灭,于是,借助了极天之力,虽然最后成功灭道,却也让极天之力受损太大。”

        顾白衣道:“原本按照我的意思,是想用自身之力,让它慢慢恢复,它或许顾念着,我以后还要重铸大道,以及面对大道无量劫,故而它选择下界。”

        “无数年来,在我的用心下,极天空间,在无数个位面存在过,极天无涯经其实也被很多人现,并将之修炼,可是,都做不到开启极天空间,无法得到极天之力,帮它慢慢恢复。”

        说到这里,顾白衣看向洛北,道:“你所在位面,极天空间可以存在的时间已经没有多久了,如若不是你得到了极天无涯经,并将之成功开启,我会让极天空间离开,去往另外一个位面。”

        如此说起来,也算是洛北的一个大机缘,极天之力,浩瀚本源,那可不是他所得到的本源之灵能够相比的。

        只是,洛北依旧好奇,他问道:“极天无涯经我修炼过,虽然入门的确有些难,可相信,无数年来,修炼成功的人必定不少,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没有开启极天空间,而我做到了?”

        顾白衣道:“这其中,原因不少,但有俩个根本原因不能忽视,若走错一步,兄弟你与极天之力也就无缘了。”

        “其中之一,你得到极天之力时,会有一个选择,以极天之力,代替你自身的灵力,成就全新而强大的灵力,除你之外,其余所有人在这一步,都选择了用极天之力,代替自身灵力,这是错的!”

        “极天之力乃浩瀚本源,它哪怕被炼化,它都有自主性,因为它代表着浩瀚起源,纳极天之力,化自身灵力,这就不被允许,如此,继承就会失败。”

        原来如此!

        洛北也暗呼侥幸,幸亏当年,他强忍住了冲动,并未用极天之力,去代替自身灵力,否则,往后岁月中…尽管他从不妄自菲薄,没有极天之力,他依旧会走到高处,可也不否认,极天之力的存在,在多年来帮助他许多,为他化解了无数的危难。

        顾白衣再道:“在你身上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修罗池了!”

        洛北神情一动,修罗池掠出。

        这向来在洛北这个主人面前,都也做到足够自傲的修罗池,现在,在这天之极,在顾白衣面前,老实的犹如猫一样温顺。

        “修罗池,来自幽冥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它可以是另外一条六道轮回路。”

        顾白衣话音落下,洛北与叶无垢神色顿时有所一变。

        他们现在的高度,能知道的事情已经很多,可对于修罗池的把握,仍旧是不足,但,六道轮回路,相信整个浩瀚,无数位面,六道轮回路应该只有一条,修罗池居然?

        顾白衣道:“这是一个变数,说起来,也是与我有关,当年大道被我所灭,大道重铸之前的岁月中,就会生诸多的变数,修罗池的诞生,就是那其中诸多变数的一个。”

        “不然的话,它又如何做到,能曾经将你魂魄给摄走,并让你一缕魂魄,轮回十世?”

        叶无垢问道:“那修罗帝君?”

        顾白衣道:“他们是从相同的意念中,分裂出来的俩个个体,修罗池代表六道轮回,修罗帝君凝形化身,可追逐大道,而他们是变数,就自然入大道序列之中。”

        “说起来,兄弟,妹子,倒是让你们受苦了!”

        洛北忙道:“大哥别这样说,一切皆有因果,这是我们所需要经历的过程而已。”

        他自也明白,顾白衣可以插手,但如果后者这样做了,他和叶无垢未来的路也就断了,在顾白衣这里,无数纪元下来,方才等到了三个人,未来有资格踏进天之极,悠久岁月等待,自不可能去干预,何况,还只是有资格,未必一定就能够进入天之极。

        哪怕掌控者,许多变数,都是不可被掌控的。

        顾白衣含笑道:“兄弟,你如今有极天之力,也有修罗池,未来,你就要帮助极天之力,重铸极天空间,同时,修罗池为另一条六道轮回路,你也得要将之,与现在的六道轮回路相融,以此,去稳定大道。”

        洛北眼神轻变:“大道现在,还不完整?”

        顾白衣笑道:“等你未来,凭自身实力,踏进这天之极的时候,你会明白,大道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也会知道,这些事情要怎么去做,现在不忙着急知道这些。”

        “我现在,只盼着,你们能快些的过来,不然,这天之极中,只有我与曦儿俩人,实在太孤单了。”

        话中的意思,洛北二人明白,他们抱拳,郑重道:“大哥,请放心,我们一定,早些过来。”

        这是高处不胜寒,同道中人,自然越多越好。

        “好,我和你嫂子,在这里等你们,还有那位墨流云。”

        “是,大哥,嫂子,我和无垢就先回去了。”

        “姐姐,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无聊,随时来找我们。”

        怜语含笑点头,道:“你们已经脱,许多秘密在你们这里,就不在是秘密,我自也可以随心所欲一些了,去吧,早些来!”

        “告辞!”

        目送着洛北和叶无垢离开,许久后,怜语轻声道:“白衣,好像有件事情,你忘记和他们说了?”

        顾白衣闻言,笑道:“并不是忘了,而是故意不说的,他们知道也就知道了,不知道就算了,大道、六道轮回路、幽冥界,乃至未来的无穷无尽,一步一步去走,方才让人觉得充实,不然,漫长岁月,岂不是太无趣了。”

        “你啊!”

        怜语轻点着丈夫,却不妨,素手直接被顾白衣握住,将她带进了怀中,然后,温柔之声,传进了她的耳中。

        “曦儿,洛北和无垢的孩子,数年就就要出生了,我们不如,再生一个,看看能不能,俩家结个亲家?”

        “你还嫌孩子太少吗?”

        顾白衣哈哈一笑:“孩子越多越好,怎么嫌?”

        “才不要!”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哈哈!”

        回到天地,想到顾白衣和怜语以及天之极,即便洛北和叶无垢,都有恍如隔世之感,实在是那些,都远远出了他们现在的想像。

        叶无垢轻轻一叹,道:“没想到,浩瀚之中,还存在着那么多的秘密,看来,我们会花上许多时间,才能够去明了。”

        洛北微笑道:“秘密越多,我们的未来,才不至于像大哥那样,感到无事可做,对吧?”

        “去找流云和大师姐吧,也让他们知道这些,免得他们都觉得无所事事,不思上进。”

        用不思上进形容墨流云和姜研,这也实在是!

        叶无垢轻声一笑,看向洛北,绝色容颜中,有无数期待浮现。

        “洛北,我们以后,会有无尽的悠久岁月,是吗?”

        “是!”

        洛北牵起她的手,轻轻一吻,道:“无尽悠久岁月中,我会有你相伴,永永远远。”

        叶无垢亦看着他,道:“今生,我会永永远远陪着你!”

        他们已经脱,以后会化道、合道,直至永恒,今生已经永恒,不在需要来生,拥有今生,已经足够!

        (全书完!)

        (本章完)

  http://226215.com/reader/37230/265365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6215.com。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m.xx235.com
返回首页